7月9日,媒体以《济南市莱芜区“套路贷”主犯王庆一审被判刑18年》等为题发表报道,有莱芜区网友在该文后私信记者留言说,同是莱芜人的李某军比王庆“更厉害”!经联系,他们向记者发来有6人签名捺印的控告材料,读后令人震惊。

王庆纠集王统、蔺胜强等人假借民间借贷、索要债务之名,以暴力、威胁以及“软暴力”等手段,多次实施违法犯罪活动,为非作恶,欺压百姓,形成恶势力。这是媒体报道王庆一案的一段文字。而看到关于举报李某军的材料,他与王庆相比,有过之而无不及。

高利放贷 “套牢”他人资产

陶希坤,是当地建筑行业里的“小包工头”,虽然没有成为暴发户,但其靠勤劳的打拼,日子还过得去。自从在李某军手里借款,他就彻底跌进了深渊。

因资金周转出现困难,从2015年6月份到2017年4月份,陶希坤先后11次在李某军处借款265万元,在扣除相应的利息后,他实际收到借款187万元。到2019年2月份,陶希坤累计支付给李某军本息200余万元。但是,李某军依然不依不饶,完全把陶希坤当成了自己的提款机,不断虚增债务,最后,连建筑项目上顶账给他的价值565万元的16套房子,也全部成为李某军的囊中之物,并且还背着欠李某军260万元债务的包袱。短短几年时间,陶希坤就被李某军“套路”了上千万元!

莱芜一民营企业法人唐春荣,自2014年到2016年,在李某军处三次借款485万元,李某军扣除利息后,他实际收到仅有370万元。

到2018年,他已累计还款810多万元,早已超出本息总和,但李某军仍然不依不饶,在还款日采取故意失联的办法,人为制造唐春荣还款延迟,加罚高额利息,还到法院起诉,要求唐春荣再偿还其100多万元借款和利息。

2012年6月23日,曹洪奎在李某军处借款50万元,实际到账47.5万元,到年底已还款33.85万元。此后,李某军又采取暴力方式,逼迫曹洪奎出具共计97.3万元的借款凭据三张。曹洪奎无力偿还,李某军强行侵占曹洪奎别墅一套,并抢走其前妻名下的一辆宝马轿车。

2012年三、四月份,个体运输户田爱涛分三次在李某军处借款33万元,在扣除利息后,实际得到31.35万元,他先后支付本息103万余元。2014年,李某军及其组织成员强行将田爱涛的一辆货运车辆非法扣押一个多月的时间,逼迫田爱涛交给其5万元现金。2015年年初,李某军又非法扣押田爱涛正常营运的货车三辆,时间长达近四个月。田爱涛给李某军打款51万元(其中本金33万元、利息18万元)后,李某军才让田爱涛把货车开走。正常接单经营的货车被长期扣押,给田爱涛造成经济损失达160余万元。

暴力软暴力兼施 团体“索债”

形成高额的债务后,李某军利用受害人胆小怕事、爱面子的心理,暴力、软暴力各种手段齐上阵讨债逼债,以达到其暴敛不义之财的罪恶目的,致使多名债务人及其亲属财产受到重大损失,身心受到严重残害,社会影响恶劣。

2019年7月份开始,为讨要所谓的“债务”,李某军要求陶希坤每天必须到其办公室“报到”,控告人稍有不从,李某军就亲自或指派其组织成员,到陶希坤居住地蹲守跟踪,并多次闯入他家中讨要钱财,对他进行殴打、辱骂、威胁、恐吓,时间长达一年之久。

2015年8月19日,李某军唆使、逼迫担保人吕海,以讨债为名一起来到唐春荣家中,吕海引燃其制造的土炸弹后两人迅速逃离,造成唐春荣被炸伤,住院治疗30多天,住所房屋及家中设施被毁坏,损失上百万元。吕海因此被判刑五年,而作为始作俑者的李某军却成漏网之鱼,至今逍遥法外。

2013年6月26日,李某军以解决问题为名打电话联系曹洪奎,让曹洪奎到其办公室协商。曹洪奎刚进门,李某军二话不说就对曹洪奎大打出手,在他的指使下,李某军的哥哥及其魏某、亓某等打手一拥而上开始围殴曹洪奎。李某军逼迫曹洪奎在金额分别为65万元、17.3万元和15万元的三张借条上签字,不签字就再次殴打。事后,曹洪奎跑出李某军的办公室打了报警电话,南冶派出所接警。2013年6月30日,原莱芜市公安局莱城分局刑事科学技术室出具(莱城)公(法)鉴(门诊)字【2013】834号《法医学人体损伤程度鉴定书》,结论为:曹洪奎的损伤系轻伤。随后,原莱芜市公安局莱城分局于2013年7月10日,对曹洪奎遭受故意伤害案做出立案决定,但时至今日未有结果。

替人讨债 非法侵宅 侮辱他人

据市民反映,李某军恶势力团伙还承揽替人讨债的“业务”,采用贴身跟随、逗留债务人住所、非法拘禁等手段逼债讨债。

2015年12月6日早7时许,李某军和其骨干成员刘某(女,回族,莱芜西关人),带领董某、周某勇、张某、李某亮、乔某国以及解某娜、解某玲姐妹俩(回族)等人闯入王某俭家中,以替原莱芜市莱城区城西公安派出所民警狄某某讨债要账为名,非法侵宅20多天。他们在王某俭家里抽烟喝酒吃饭,打牌嬉笑打闹,故意高声喧哗,闹得四邻不宁。王某俭两位80多岁的老人被气得住院抢救,期间他们还动手打伤王某俭的儿子。12月10日上午十时许,王某俭与其妻子李某某在医院护理住院的儿子时,李某军指使其组织成员解某娜、王某、李某亮、乔某国、石某波等人来到医院,闯入病房,一拥而上将王某俭妻子李某某拖拽出病房,在医院走廊电梯口,强行扒开李某某的衣服,众人用手机对着李某某赤裸的身子进行拍照、羞辱,现场有大量人员围观,一度造成医院公共秩序混乱。

王某俭儿子出院后,一家人被迫到外面租房暂住。李某军的手下石某波、李某亮等人又找上门来,继续对王某俭一家滋扰、谩骂。他们还到王某俭的办公地,采取破坏门窗、悬挂条幅标语、燃放鞭炮、当街谩骂等手段,进行所谓的“讨债行动”。

2016年1月上旬,在公安部门的多次要求下,李某军一伙才从王某俭家中撤出,至此,他们已经非法侵宅20余天。王某俭一家重新走进自己的家门,都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房间内垃圾遍地,家中储存的食物一扫而空,收藏的名酒被喝光,玉石、字画、邮票、首饰等一大宗物品不翼而飞,价值34万余元。

2015年11月份,李某军及其得力干将刘某(女,回族,莱芜西关人)带领四、五名不明身份的社会人员来到亓玲家中,直接讲明他是受人所托前来讨债。李某军、刘某等人在小区内悬挂横幅标语,写着亓玲是“大诈骗犯”等言词。骂累了,他们又利用小喇叭高声叫骂,亓玲的丈夫因此被气得突发疾病,被送往医院救治。在住院期间,李某军又多次闯入亓玲家中,威胁和谩骂她的儿子和儿媳。不堪其扰的居民多次打电话报警,公安派出所民警来到现场后,说这属于经济纠纷他们不管,就扬长而去。李某军等人在此骚扰长达一个多月的时间,对居民生活造成了严重影响。最后,迫于李某军的淫威,亓玲不得不将自己购买的一套140多平方的住房过户给了他人。

李某军纠集几十名刑满释放分子和社会闲杂人员,组成名副其实的黑恶组织,非法高利放贷,暴力讨债,非法侵宅,侮辱他人,故意伤害他人身体,盗窃财物,大肆进行违法犯罪活动,性质特别恶劣,社会影响巨大。在全国三年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收官之年,李某军却仍然毫发未损,仍然能够在当地耀威扬威。李某军团伙不除,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何谈“除恶务尽”?

据陶希坤、唐春荣、曹洪奎等人证实,不久前,他们六人的实名控告材料已经递交给山东省暨济南市有关部门,期盼有关部门对李某军等人进行立案查处,尽快将其绳之以法,为民除害!(凤凰资讯)


2020年07月26日

顺德农商行被质疑不履约放贷
虞城县李老家乡机动车检测场“以租代征”占农田

上一篇

下一篇

济南莱芜区:六市民实名控告黑恶势力李某军

添加时间:

分享到: 微信 QQ好友 更多 0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