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山西省霍州市三教乡杜庄村北面有一眼名泉——马刨泉。据碑文记载,隋朝末年,李世民随父李渊从太原起兵反隋,挥师南下,直指长安。一路夺关斩将,势不可挡。一日,人马在霍山脚下迷路。遇一白发老翁指点,将士顺利进入霍州腹地——即今日杜庄村北一带。部队经过长途行军作战,缺粮断水,人困马乏。突然,李世民所乘战马仰天长啸,四蹄刨地。李世民心有所悟,拔剑掷地一击,顿时一股清泉喷涌而出,形成了一大水潭。因为此泉由李世民战马“刨”出,所以称作马刨泉,后被传作马跑泉。
    因为有着神奇的传说、悠久的历史,杜庄村成为远近闻名的村。这里人民勤劳,民风淳朴,物产丰富,社会和谐。然而,近年来发生的一次次蹊跷选举,打破了山村的宁静。
    2017年11月9日,杜庄村召开了全体党员和村民代表大会,进行党支部换届选举工作。三教乡党委副书记朱会峰、包村干部王文平等参加。会议议程是进行“两推一选”,推选党支部候选人6名,其中有1名为差额。

选 举 选 票 公 开 栏

 据村民反映,当时经投票选举,马红珍、赵五顺、成张奇、成秀华、李建平和成安云得票排在前列。其中,马红珍47票,成安云28票。参会代表共64名,其中党员45名、村代表19名。
    接下来,奇怪的蹊跷一幕发生了。当时乡领导带上结果汇报到了乡党委。让人不解的是,乡领导决定再次推选,把党员和村民代表推选出来的第一名马红珍给取消了!
    马红珍对此很难理解。她清晰地记得,十天前,包村干部王文平对马红珍说:“你是一名合格的农村支部书记!”
    马红珍不明白,现在党员和村民代表把自己推选成为第一名,为什么汇报到乡里就被除名了呢?

交 党 费 的 名 单

  就在这时,一个对马红珍来说犹如晴天霹雳的消息在村中流传开来。

  据老党员成李龙反映,到了选举的关键时刻,成安云说马红珍不是党员。不是党员当然不能成为候选人,甚至连参会资格都没有。
     成李龙说,我们查看了马红珍的入党程序和手续,都是符合要求的。上面还有成安云的名字章,成安云是马红珍的介绍人。副乡长郭伟华、支部顾问成波、支书刘三虎,一起宣布马红珍是合格的正式党员。
党员成红管也表示,马红珍不仅是党员,还是模范。
     百思不得其解,马红珍于是找王文平询问原因。王文平无可奈何地回答:“我也非常气愤,此事我无能为力!”
     明明是票选第一名,却莫名其妙被取消资格,此事发生后,引发该村部分党员和村民代表的不满。11月11日,乡党委派包村领导王文平做马红珍的工作。11月14日,乡党委书记马魁东又把马红珍叫到乡里。马  魁东对马红珍说,你当书记压不住阵,适合当村主任。整整一天,乡领导都在做马红珍的工作。无奈之下,马红珍勉强答应不当书记,竞选村主任。乡领导还特意要求马红珍在11月17日正式选举的支部党员会议上当众宣布,不愿意当书记、要当村主任。
     据悉,在支部选举时,成安云一轮24票、二轮28票。当时一轮支委不够,二轮又重选。二轮成安云28票,票数没有过半,成安云买了两张票,才勉强够30票,达到过半要求。按照程序,当天应该在村里公布新的村支书。但是选举并没有按照程序进行,当天没有公布结果。几天后,村里的5个支委被叫到三教乡政府,支委在乡政府选了三次,才产生了杜庄村书记成安云。直到今日,也没有在杜庄村党员大会上正式宣布书记、副书记、委员名单。
     就这样,本来排名第一的候选人马红珍与本届支部书记无缘了。接下来,马红珍信心十足地准备参加村委会选举。此次村主任竞选人有两个,一个是马红珍(上届村委主任),另一个是李芳兰(上届村副主任)。
     2017年12月21日上午9时,部分村民给马红珍打电话反映,竞选人李芳兰已经派人开始发钱买选票了,分成几伙人在村各片区以100元和150元一张选票分头进行买票1000多张。马红珍第一时间将这一情况反映给了马魁东书记和朱会峰副书记。奇怪的是,乡党委和选委会没有制止贿选行为。最终李芳兰赢得了790票。相信公平竞争的马红珍,只赢得了702票,落选村主任。后来由于部分有正气村民上访不断,2018年3月份在铁证面前上级宣布本届村主任选举无效。
    马红珍和李芳兰原本是一对工作中的好搭档,生活中的好姐妹,堪称杜庄村巾帼不让须眉的女强人,然而因一场由成安云以及别有用心之人操控的村主任贿选风波把两个女人推到了风口浪尖上,曾经的友情恩断义绝,反目成仇。而成安云(至今都没官宣的村支部书记)在这场选举闹剧中明里支持马红珍,暗里拥护李芳兰,两面三刀,游刃有余,挑拨离间,制造矛盾,最后达到“村支一肩挑”的目的。而乡党委书记马魁东受之有愧,玩忽职守,听而不闻视而不见,任其为之。使得选举付出了巨大的代价。最终:靠钱拉票总成空,
     报效之心也成梦,村民寒心又气馁,美丽村庄亦枉然。
     时隔一年半,2019年5月26日按上级指示杜庄村又进行村主任补选,马红珍当时在北京务工,村民再一次投出了肯定与希望的神圣选票,马红珍再次以高票当选为村主任,可惜蹊跷的事情又发生了。上级又给她戴上一顶上次用烟贿选的帽子推翻了选举,其实是成安云和乡里串通好的。
    马红珍表示,自己热爱家乡,与村民一起建设家乡是义不容辞的责任。一次次站出来竞选村主任,一是不想辜负村民的期望,二是想把这几年积累的工作经验及为村民服务的满腔热枕全部贡献出来,为村里建设作出更大努力。为此她曾列出了竞选后的五大计划:完成杜庄公园二期工程与绿色村庄的创建;引进七里峪水利灌溉工程,使旱地变成水田发展绿色农业,使村民增产增收;配合霍州市一中为村里兴建一所现代化、高水准的一中附属小学;申报国家传统古村名称,争取美丽村庄建设项目;办一所老年人喜欢的舒适养老院。
    理想很丰满,现实很骨感。满怀信心投身家乡建设,却接二连三遭遇蹊跷选举,甚至自己是不是党员都成了成安云扒拉马红珍的问题。
    马红珍自述:“我于200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入党介绍人正是时任村支书的成安云和马生贵,这可证明成安云当时是认可的,成安云和我之间没有任何矛盾。为什么从选支书到选主任成安云绞尽脑汁机关算尽?这要从我当村主任说起,2011年12月26日我以高票当选为杜庄村村主任,在职期间由于工作出色,业绩突出,深受广大村民和党员的拥护,这在一定程度上与成安云前七八届在任无作为,懒政怠工,假公济私,欺上瞒下,喝酒赌博成风,用老百姓的话说成安云让杜庄倒退了20年形成了鲜明的落差。再就是成安云在土地确权时让我给他把村西林地非法占有的土地确权给他,我没答应。特别是2017年村支书改选时,我得47票,成安云二次两轮得 28票,更是对我心存不满,他通过贿赂三教乡当时的书记马魁东,暗箱操作,当上村支书书记。后利用召开党员学习会议电话唆使李芳兰和儿子到会上对我进行殴打谩骂。特别是2019年12月成安云向乡里汇报全村党员名单里没有我的名字,每次开党员会也不通知我,我追问成安云,成安云说是乡党委要建书记让取的,理由是入党没宣誓,程序不对。我当时就打电话给分管组织的要书记,要书记说不知道。事以至此我才恍然大悟,成安云这是要把我从党组织踢出去。好大的胆子啊!一个小小的村支书说谁不是党员谁就不是?党是自家成立的?说到这我又想起一件事,成安云女儿成睿超读完大学没入党,就是占用村里名额悄悄入了党,没有通过全体党员会议,试问这程序合法吗?我不是党员,那么我参加的村支部换届选举成立吗?成安云妖言惑众前后矛盾。这么严肃和严重的问题,我多次向市委崔三元书记,市委组织部牛部长反应,答应调查,但杳无音讯。
    我虽然与村支书、村主任岗位无缘,但作为一名共产党员,我依然履行党员义务,按时缴纳党费,不断学习习近平政策。在此我想通过电视台呼吁上级组织认真调查马红珍党员身份的来龙去脉,还我清白,是我能正常参加党内组织生活,疫情期间我要给武汉捐款,成安云不让我进党员群,我找到乡里张书记,张书记亲自见了成安云才让我捐了款。三教乡党委政府召开会议,写下了聘用人员公函,马红珍按时报到,马魁东就是不安排,拖来拖去拖得无影无踪。
    杜庄村选举一波三折,但留在我和村民心中的选举之痛远远没有散去,我已筋疲力尽与事无争,我不明白的是,如此荒唐蹊跷的选举,为何无人敢管?
    马刨为泉,为杜庄村增添了许多神秘色彩。如今接二连三发生在马刨泉边的选举为何如此蹊跷?是谁在背后充当保护伞?是谁让成安云如此为所欲为?难道也有像马刨泉传说一样神秘的力量在背后支持?
    据悉,时任三教乡党委书记马魁东获得提拔。2020年3月,中共临汾市委组织部公示一批拟任职干部,其中包括马魁东。 公示表示,马魁东,现任霍州市白龙镇党委书记,拟任省级开发区 副县级领导职务。1975年5月生,山西霍州人,中央党校大学学历,1998年12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95年8月参加工作。曾任霍州南环街道党工委副书记、办事处主任,三教乡党委副书记、乡长,三教乡党委书记、乡长。
    马魁东目前已任职霍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党工委委员、管委会副主任。

乡  政 府 的 公 函


    三教乡党委政府召开会议,写下了聘用人员公函,马红珍按时报到,马魁东就是不安排,拖来拖去拖得无影无踪村债缠身的马红珍于2019年1月春节前被逼无奈流浪打工至今。

 关于发生在山西省霍州市三教乡杜庄村马刨泉边的蹊跷事,我们将继续关注。

 原文:https://www.sntv.org.cn/a/fazhi/5998.html


2020年05月09日

河北定州叮咛店镇张红恩父子殴打防疫工作者为何至今逍遥法外?
卖的是水,还是瓶子?

上一篇

下一篇

山西霍州:马刨泉边在现蹊跷一波三折的农村选举

添加时间:

分享到: 微信 QQ好友 更多 0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